您的位置:武汉晶源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 彭董事长应邀出席“中国能源战略高层论坛”

新闻动态

彭董事长应邀出席“中国能源战略高层论坛”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7-04-27 点击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新浪微博

彭董事长应邀出席2006年5月25-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第二届“中国能源战略高层论坛”,并做题为“保护资源环境 ‘和谐’治理酸雨”的主题演讲,首次提出“和谐治理”的现代环保理念。

 

保护资源环境 “和谐”治理酸雨

         ——大力推进海水法火电脱硫技术

提要:
    我国能源战略面临二氧化硫和酸雨污染的严重挑战。晶源环工自主研发、设计的大中型火电海水法脱硫工艺,成功应用于我国首次清洁煤计划的示范工程,经历了整个十五期间的运行考验,实现了高脱硫率、高可靠度、超低成本的设计指标,大幅度节约紧缺资源而且环境友好,是克服酸雨污染的战略武器。我国滨海电厂占火电总装机容量约三分之一。2005年海水法火电脱硫被列为国家将大力推进的海水直接利用技术。

 

    21世纪面临的能源危机实际上是清洁能源的危机,本世纪的和平与繁荣,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能否获得足够的清洁能源。全球煤炭资源丰富,但煤炭污染而又缺乏清洁利用技术的局面,阻碍了人们对煤炭的倚重,加剧了各国对石油和天然气等贫乏资源的依赖。而根本改变能源供需方式的目标还需要几十年才可能实现,显然,必须首先实现减少现实污染的近期目标,人类才可以争取到实现长远目标的时间和空间。因此,大幅度减少煤炭污染的技术,在一次能源结构难以根本改变的近几十年内,无论如何都显得至关重要。
    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能源战略面临二氧化硫和酸雨污染日益严重的挑战。我国在为煤炭的应用付出沉重代价的同时,也为煤炭的清洁利用作出了贡献,在煤炭主要应用的燃煤发电领域自主创新的革命性技术及其大规模工程化,使大中型煤电机组减排二氧化硫的商业应用技术终于有了2种:国外传统的石灰石法和我国创新的海水法;前者适于内陆,后者适于滨海。我国正在撰写煤炭清洁利用的山海经。
    八五期间国务院要求火电脱硫制度化示范,我们在为示范工程研发并配置适用工艺的过程中,深切体会到有效治理大尺度环境污染,必须遵循和谐治理即清洁治理、费用最省和因地制宜三项原则。依据这三项原则确立的示范工艺(300MW和600MW单机规模海水法烟气脱硫工艺),于九五末投产并经历了整个十五期间的运行考验,达到了高脱硫率、高可靠度的设计指标,体现了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优势。
    依据三项原则设计并于1999年建成投运的两项大中型火电脱硫工程(漳州后石电厂和深圳妈湾电厂),多年的运行实践证实海水法烟气脱硫工艺:
    ● 低消耗,不消耗矿产和淡水资源;
    ● 低成本,造价和运行费用低廉(总运行成本每度电约0.6分);
    ● 无污染,环境友好,没有废渣,脱硫排水水质良好;
    ● 高投运率,脱硫与发电100%同步运行(漳州后石电厂),实际脱硫效果良好。
    我国滨海电厂占火电总装机容量约三分之一,地处污染严重又短缺传统工艺必需资源的沿海地区,海水法脱硫技术的成功无疑为其带来福音。滨海电厂燃煤硫元素含量大多低于可回收阈值,海水法技术恰好为其提供了科学和环境友好的归宿。
海水法脱硫技术,巧妙地应用了海水的天然碱性以及硫酸盐对海洋生态环境的亲和性原理,利用天然海水去除烟气中的SO2,将原本排往大气而危害陆生生态的SO2,转化为对海洋生态环境友好且极为少量的硫酸盐回归海洋。
    十五期间治理二氧化硫和酸雨污染的工作进一步展开,国家投入大量资金,新建大中型火电厂都同步建设了脱硫工程。但从十五末有关二氧化硫排放总量不降反升的报道来看,不仅酸雨污染减弱的势头尚未出现,新的资源环境问题却不断发生,这些情况已经引起国家管理部门的高度重视。
    2005年,国家发改委将海水法火电脱硫列为国家将大力推进的海水直接利用技术,和大中型火电脱硫适用技术。为此,有必要科学总结八五以来的酸雨治理经验,重温作为示范工艺的海水法火电脱硫,长期和大规模运行实践所示范的和谐治理三原则。
    一、清洁治理原则
    清洁治理原则就是整体环境友好原则,就是环保本身要环保的原则。
    物质不灭,污染物不会消失,其治理过程只能是使物质从有害的形态转化为无害甚至有用的形态。但是,当污染物转化过程出现对环境有害的另一类产物时,这种转化就是污染转移或二次污染。而且由于熵增原理的存在,污染物的转移一定是增量的。
海水法脱硫工艺最大程度地将二氧化硫污染物转化为对海洋环境友好的形态,同时对环境的附加影响最小,最大程度地符合清洁治理原则。
    二、费用最省原则
    费用最省原则就是整体成本最低原则,就是资源节约原则,而且内涵了系统最简、可靠性最高这一电力行业必需的属性。
    资源环境问题也是经济问题,同样服从成本效益规则、同样存在边际效应。
    环境治理本身也是一种生产过程,虽然其产成品是一种效果,但与其他生产过程一样,必然发生资源生态的损耗,这包括建设运行成本所等效的以及直接的能耗和物耗(矿产品和淡水等)。关键在于损、益孰多孰少。毋庸置疑,环境治理设施绝不是“有总比没有好”,如果不计资源损耗,片面追求某一指标,建设运行成本以及能耗和物耗过高,将导致环境治理的社会功能紊乱甚至异化,环境必然进入负效益区,必然出现环保投入越高,环境质量越糟的怪圈。

 

    由于环境外部性和非市场性等各国都存在的普遍规律,大尺度环境治理的成本最终都是社会成本和国家成本,幻想仅由当事企业去消化不仅不可能,往往还会适得其反。
    过去常见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主要表现为只讲经济收益,忽视经济成本和效益。这种增长方式还没有完全成为历史,它正克隆成粗放型的环保方式,只讲环境收益不讲环境成本和环境效益的现象正在成为一种趋势。能否清醒地认识到环境效益等于环境收益减去环境成本的基本法则,将决定我们保护资源环境的目标能否实现,历史的教训会否重演。
    采用海水法技术的一座2×90万千瓦的发电厂,每年可节省运行成本上亿元(以年发电6000小时计),节省石灰石矿上十万吨,节省淡水近300万立方米。以我国2005年的沿海电厂规模推算,全国每年将增加发电利润上百亿元,节约矿产约600万吨,节约淡水约2亿立方米。
海水法脱硫工艺建设费用和运行成本低廉、没有任何化工原材料消耗、设备运行无人值守,充分体现了费用最省原则,却实现了最真实、最显着的环境效益。
    三、因地制宜原则
    因地制宜是世界各国治理环境污染普遍遵循的又一重要原则。
    一些沿海地区本不具备采用传统工艺的基本条件(须巨量矿石、淡水进口和废渣出口),但仍强行之,结果不但未能改善环境,还引发一系列新的环境、资源问题,社会和环境成本攀升,成为社会(包括发电企业)的难以承受之重。
    我国有漫长的海岸线,火力发电装机约有三分之一分布在经济发达且酸雨严重的沿海地区,相对传统工艺而言,最为典型的因地制宜工艺,是用于沿海地区的海水法技术。
    因地制宜地推进海水法工艺,同时也是科学开发并综合利用海洋资源。一方面优先为酸雨严重而又亟需增加能源供应,同时大型发电机组居多的我国沿海地区提供绿色解决方案,而且由于符合价值工程学原则,全国的二氧化硫排放总量也可因此以极低的环境成本和事半功倍的方式实现大幅度削减。
    综上所述,在和谐治理三项原则中,清洁治理是目的,费用最省是核心,因地制宜是前提。
    历史上的大禹治水,是面向海洋、因地制宜和谐治理环境灾害的成功案例。
    古往今来,尊重自然、遵循科学规则方为先进,才能成功。现代社会必须治理的大尺度环境污染,特别是因能源结构引起的二氧化硫和酸雨污染治理,更加不能违背自然和科学的法则。
    其实,所谓治理环境、保护环境,就是人类不断寻求与环境和谐相处这一终极目标的过程。换言之,和谐,治理方可有效、保护方有意义;不和谐,则治理和保护不仅失去意义,而且南辕北辙。
    我国政府从发展战略出发,支持晶源环工自主创新成功的海水法火电脱硫技术,高效、高可靠性、超低成本,环境友好且大幅度节约紧缺资源,是我国首次清洁煤计划的成功范例,是克服酸雨污染的战略武器。当前应当强调和谐治理,加强配套措施,从战略层面落实国家推进火电脱硫海水直接利用技术的相关政策。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